top of page

沈默舞蹈家(三)


沈默舞蹈家, 陸靜思醫生, 精神科醫生


人畢竟是群體動物,被當「透明」,感覺一定不好受,可況被當「死」。


當你死..你..應該很不好受吧?

「嗯」


「當你死」是怎樣的一回事?

「一直都是」


說到這裡,略略看到女孩的眼睛泛起淚光,迴避了跟我對看,眼神帶點不忿。


這是新鮮的景象。


突然記起,老前輩的教導,問診感覺停滯不前時,就反映當下眼前的景象,”When you feel stuck, reflect the here-and-now” 。前輩這句話,真的是即時雨。


看到你都流眼淚了,應該很不好受吧..眼淚是什麼的一回事?

眼淚一滴一滴地流下來,她小聲地說「當我透明,當我死,就是要排擠我,不讓我站C位」。


疑惑了零點一秒。

心想,什麼C位,在講什麼..

再思考多零點一秒,還是不解。


C位..?

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,「Centre位啊」

你意思,排舞的C位?

「對啊」


你最近學跳舞嗎?

「一直都在跳公開賽」


公開賽?

一直都在跳?


這位被診斷為思覺失調、沈默寡言、連對視都有困難的女孩子…

竟然是個舞蹈家?


待續。


댓글


bottom of page